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吉林松原:人大代表王晶賬上來了500萬竟然說不清楚?

2019-11-25 10:10:43    來源:北京時間    作者:峻嶺 一刀

\

核心提示:工程結算,雙方確認工程量和價款后,一方當面簽字、蓋章,另一方卻聲稱需要拿走回去簽字、蓋章,但是第二天拿回來的聯系單上卻多了640萬“新欠賬”;歷經波折,中級法院認定:“新欠賬”系施工方自己填寫,施工方對于500萬巨款也一會兒一個說法,前后矛盾,但是法院卻依然認定德卡公司欠賬540萬,竟對500萬巨款既不認定也不評論……這其中難道有什么貓膩?

本站訊 在吉林省松原市下轄的扶余市房地產圈子里,姜先生和王晶曾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卻因為一筆500萬元巨款的用途弄得你死我活,官司一打就是好幾年。

2019年11月20日上午,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某審判庭內,雙方為了這筆500萬元巨款第三次對簿公堂!記者旁聽整個庭審過程并查看了原審判決書后,發現對于姜先生打到王晶賬戶里的500萬元的用途,王晶一方居然有兩個不同版本的說法:先說是姜先生給付德卡新城小區1#、3#樓的工程尾欠款,后又改稱是姜先生給付的額外補償款。更令人感到震驚的是,姜先生提交給法庭的證據證明:在雙方簽字蓋章的關鍵證據工程聯系單上,在姜先生一方簽字蓋章一天后,王晶居然又用手寫上了新的“欠賬”。人們不禁驚問:難道這是真的嗎?我的天啊,如果真的是王晶造假,那不就構成詐騙犯罪了嗎?

工程聯系單上出現“新欠賬”

事情還得從2012年說起。那一年,吉林省德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德卡公司)要在扶余開發德卡新城,身為德惠建工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王晶就借用惠德公司的資質,與德卡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建設德卡新城一期工程,之后,王晶對德卡新城1#、3#樓進行了施工,又于20013年對德卡新城小區的14#、15#、16#樓及17#樓地下車庫進行了施工,但這次沒有簽訂施工合同。到了2014年6月10日,雙方開始施工結算。德卡公司方面由總工李月出面,王晶一方由總工尚峰光出面,雙方當面確認了施工面積及價款為13903178.8元后,德卡公司一方首先在兩份工程聯系單上簽完字并由德卡公司加蓋了公章。但是,代表王晶一方的尚峰光卻稱自己做不了主,稱需要拿回去兩份工程聯系單讓王晶簽字蓋章。

\

德卡公司一方以為沒啥,就同意了,但為了以防萬一,在簽字時特意做了錄像。令德卡一方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等王晶一方簽完字、蓋完公章拿回來后,卻發現本來是打印的工程聯系單上居然多了手寫的內容,王晶在工程聯系單上填上了“截至到今日,減去歷年付款,尚欠施工單位人民幣:陸佰肆拾萬零叁仟元整”的字樣,而且在德卡公司一方還有公司地產經理李彥偉和總工李月簽字的“同意”兩字。姜先生感到蹊蹺,馬上就追問李彥偉和李月,二人均稱沒有在此處簽過字。姜先生認為這肯定是王晶做了手腳,是他擅自模仿添加上去的。

法院認定“新欠賬”是施工方自己填寫

姜先生向記者介紹:發現工程聯系單有問題后,他就立即與王晶一方交涉,未果,之后他曾經到公安機關報案,但是在當時的省公安廳某副廳長的保護下,公安機關居然拒不受理,也不予立案。但是,王晶一方卻來了一個“惡人先告狀”,先是省公安廳兩次到德卡公司調查,之后又出現幾十名農民工向德卡公司索要農民工工資事件,但是省公安廳沒有查出來問題,公安機關還把一些鬧事的農民工抓了起來并判了刑。

眼看著這兩招不靈以后,王晶又于2015年5月,將德卡公司起訴至松原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德卡公司給付他們的工程款640.3萬元及利息。

\

\

松原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后,于2016年6月5日做出一審判決(【2017】吉07民初46號)。該判決書記載:在法庭上,王晶的委托代理人姜云偉先稱2013年1月23日的500萬元是姜先生給付的德卡新城小區1#樓、3#樓的工程尾欠款,后又稱是姜先生給付的德卡新城小區1#樓、3#樓的工程補償款。該判決書還寫到:“本院認為,關于工程聯系單手寫部分,即‘截至到今日,減去歷年付款,尚欠施工單位人民幣:陸佰肆拾萬零叁仟元整,¥6403000.00元,’系王晶所寫,德卡公司不予認可,且提供雙方代表簽字確認聯系單時的照片,確實未見手寫部分內容,故對手寫部分不予確認。”“ 關于2013年1月23日通過姜某某銀行卡支付到王晶銀行卡500萬元是否屬于案涉工程款問題。王晶重審開庭中提供長春市吳中家天下二期工程施工合同, 認為德卡公司為了壓低扶余市建筑成本, 此款系德卡新城一期工程1#、3#樓的工程補償款。德卡公司對此不予認可,稱由于德卡新城一期工程合作很好,雙方彼此信任,是為了后續合作開發二期工程而預付的工程款,且王晶本人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對此款的性質幾次庭審陳述不一致,前后矛盾。”

至此,對于500萬元的用途,究竟誰說的是真話,誰說的話有假,法院應該很清楚了,但是法院卻以德卡公司舉證不能的理由,認定其應承擔“不利的后果”,從而不予認定,卻對雙方于做出工程聯系單次日姜先生打給王晶的100萬元給與認定,認定德卡公司已經給付王晶850萬元工程款,尚欠5403178.8元未支付,因此判決德卡公司于判決生效后立即給付王晶剩余工程款5403178.8元和利息。

高院法庭上“新欠賬”被指沒有證據

對于松原中院的這個判決,德卡公司不服,提出上訴。姜先生和他的律師認為:既然法院已經查明王晶的說法前后矛盾,而且工程聯系單上手寫部分系王晶自己填上去的,“雙方代表簽字確認聯系單時的照片,確實未見手寫部分內容”。這就十分明確的說明王晶一方是在造假,為什么不讓造假一方承擔法律責任,卻讓德卡公司承擔所謂舉證不利的后果呢?難道松原中級法院敢公開保護、甚至包庇造假不成?

更令德卡公司不能理解的是,對于姜先生銀行匯款支付的500萬元,松原中級法院不予認定,對于對方的造假和前后矛盾的說法也不理不睬,卻對姜先生另外銀行匯款支付的工程款100萬元卻給予認定,同樣的都是工程款,匯款方式、收款方式一樣,只是匯款的日期不一樣,在認定上卻出現了天大的差別!這豈不是笑話?而關于姜先生給付王晶的500萬元是什么性質,該判決竟沒有任何論述!

據姜先生介紹,在一審時,德卡公司曾要求對工程聯系單上的手寫部分進行鑒定,但是法院并沒有理睬。而且,這本來就是一件普通的民事案件,第一次一審用了十個月,第二次一審竟然用了三十個月,辦案時間已達四年零六個月,其審限之長已經達到嘆為觀止的地步。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縱?姜先生認為,現已落馬的公安部門的某劉姓高官及松原中院的部分法官就是王晶的保護傘,正是因為保護傘的存在,才使王晶敢于以身試法虛假訴訟,還敢多次組織社會閑散人員到公安機關誣告陷害德卡公司工作人員及原法定代表人姜先生,更敢在每次開庭時都在庭上赤裸裸的威脅德卡公司的代理人。

2019年11月20日上午,吉林省高院開庭審理姜先生的上訴案,而王晶竟然破天荒的第一次缺席了庭審,記者旁聽了此次庭審的全過程。

在省高院的法庭上,德卡公司強調兩點:一、500萬元不是小數目,德卡公司無聲無息就給王晶所謂工程補償,王晶稱是工程補償應有書面證據,再就是這種說法與前幾次開庭相矛盾。二、先借款,后以借款抵頂工程款并不違背常理,違背常理的是松原中院的一審判決。與此同時,德卡公司還在本次庭審中遞交了曾經向公安機關報案的材料、光碟、付款明細等。姜先生稱,上述證據均能證明在德卡公司已不欠王晶錢的情況下,王晶雇傭社會人員來威逼敲詐,并損壞設備擾亂秩序,迫使德卡公司方停工,給德卡公司造成了重大經濟損失。

經合議庭歸納,本案爭議焦點是姜先生匯款至王晶銀行卡的500 萬元是否能折抵案涉工程款。

\

作為上訴人、原審被告的姜先生在向法庭遞交上述證據的同時,還遞交了一份曾經在一審法庭上遞交過的鑒定申請,稱一審我公司提交后法院不予鑒定。德卡公司要求鑒定的原因是王晶篡改我公司地產經理李彥偉和總工李月兩人的簽字后添加“同意”兩字,“截止到今日減去歷年付款尚欠工程款6403000.00元”這是后加的,我公司要求鑒定。我們有雙方蓋章之前和蓋章之后的照片可以證明。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王晶一方的代理人辯稱:

在雙方簽訂工程聯系單中已經確認的總工程款13903178.8 元部分中已經支付,正是因為上訴人已經支付了部分工程款,且在雙方就沒有支付工程款部分進行了對賬,并且經雙方明確約定由王晶執筆, 在工程聯系單中寫上了“截止到今日, 2014年6月10日減去歷年付款尚欠施工單位人民幣六百四十萬零三千元6403000元)整",這份工程聯系單一式兩份,上訴人有一份,同樣寫有該內容,且有王晶簽字及德卡公司的公章,該工程聯系單是經過確認的,依法應當有效。被上訴人正是基于該工程聯系單中約定的內容向法院提起訴訟。在2013年1月23日,姜先生向王晶匯款500萬元的證據,該匯款確實存在,但并不是涉案工程款,是姜個人和王晶個人之間的經濟往來賬目,是對王晶施工1#、3#樓的額外補償款,該款項不是14-17 號樓工程款……之所以由王晶本人書寫,是由于經過了上訴人的同意,王晶字體工整,由王晶執筆,其效力并不發生任何改變。如果上訴人有異議,就不應在該工程聯系單上蓋章。據我們所知,該500萬元款項是因為王晶在施工1、3#樓過程時,姜和王晶雙方談定的,為了壓低扶余建筑市場價格,額外給付王晶的補償款,這一點是符合事實的。

法庭進入到辯論階段后,姜先生詳細說明了與王晶之間的500萬元借款來由:“ 500萬元是當時王晶向我借的,說遠洋戛納小鎮商混需要資金,先借他500萬元,他說后續的14-17#樓再干的時候從工程款中扣除, 當時我們合作的非常好,他說可以。這是一筆,其中兩個200萬元,一個100萬元也是臨時用錢我借他的。后續,我讓他打借條,他就打了兩個200萬元、一個100萬元,而500萬元的他沒有認可。”姜先生還稱:王晶是“惡人先告狀”,在雙方簽字的情況下,我公司已付100萬及500萬元,對方卻找外來人員跳樓威逼及砸我方設施及去公安廳告我,對方有保護傘。

在庭審即將結束時,審判長問上訴人:“你主張500萬元是借王晶進行遠洋戛納工程的款項,這個主張是否有借據、借款合同、欠條為證?”

姜先生回答:“無,借款合同沒有,其中我個人借了4筆,就500萬元未予認可。”

審判長問被上訴人的代理人:你方主張500萬元是給王晶1#、3#樓額外的補償款,是否有證據?

王晶的代理人稱:“我們有相應的材料能夠證明該筆款項是額外補償款,但雙方并沒有針對500萬元是額外補償款這一事實簽字確認。”

而姜先生則稱:一審法院因為打款的時間而對500萬元不予認定是錯誤的。王晶一方所說的有相關材料能夠證明該筆款項是額外補償款,其材料就是他們拿長春吳中家天下的施工價格作為扶余的價格,就這樣推算出來的所謂額外補償款。在德卡新城施工的企業有四家,四家都是相同的價格,也沒有任何額外補償,扶余的施工價格請法院調查是否與長春施工價格一致。眾所周知,長春吳中家天下的施工價格和扶余有天仰之別,拿長春的施工價格作為認定扶余的施工價格,純粹就是無稽之談。

據悉,黨中央、國務院近來十分重視中小企業發展、生存環境問題,德卡公司遭遇到的司法難題,使人看到了中小企業真實的生存狀態。究竟在本案的背后是否有著強大的黑手在操縱?究竟本案能不能得到公正的判決?本站將密切關注并將跟蹤報道。(記者峻嶺 一刀)

原文鏈接:https://item.btime.com/41se4pjquiq8e283r7m6jmj9u1l

(編輯:化嘉 )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法制與社會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網”。如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凡注明為××媒體來源的信息作品,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并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該相關內容。如其他單位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應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若因線路及本網站控制范圍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導致暫停服務,對于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本網站不負任何責任。如有什么問題,請及時與本網聯系。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